• IIANews微官網
    掃描二維碼 進入微官網
    IIANews微信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信
    移動客戶端
  • English
2020第二屆中國智能展覽會
行業資訊

疫情籠罩下的中國制造業

  2020年02月14日  

  2020 年伊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成了突襲中國經濟的黑天鵝。時值中國農歷新年的假期,結果卻成了舉國上下共同抗擊疫情的一場戰役。對于剛剛經歷了艱難的 2019 年的中國經濟來說,還沒完全從下行和結構調整的壓力以及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中緩過勁來,就被這場疫情再次打亂了節奏,頻添了更多不確定性。

  疫情還未結束,“確診人數”的數字仍在增長,疫情持續的時間也仍然難以預測。

  疫情是否能得到有效遏制,很大程度上將決定中國宏觀經濟接下去的走勢。疫情之下,中國的制造業又將受到怎樣的影響?

  在本期觀察中,我們將討論春節期間,疫情對中國制造行業的影響,從生產制造、供應鏈、需求端的變化來衡量對制造業的影響程度。在后續的報告中,我們將更新對中國制造業 2020 年的各項預測,并針對部分重點行業分析短期以及中長期的變化趨勢。

  相較于 2003 年爆發于北京的非典,雖然本次疫情對于中國經濟的挑戰更大,但是對制造行業的影響反而相對有限。當前,中國的經濟正面臨結構性調整和周期性下行的壓力,而且與美國的貿易摩擦風險仍然存在,中國是否能落實好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承諾仍將被關注。與 2003 年相比,如今中國第三產業占比更高(2019 年第一、二、三產業分別占比 7.1%、39% 和 53.9%),加上春節本來就是消費旺季,因此這輪疫情對于經濟增長貢獻最大的第三產業的影響才是最為直接和嚴重的。零售、餐飲、旅游交通在今年上半年都將面臨業務萎縮和現金流壓力,春節這個消費旺季也無法在疫情結束后彌補。相反,農歷新年本來就是很多生產制造行業的“淡季”,因此這輪疫情對于制造業的沖擊并沒有太大。疫情短期會引起制造業產出的下跌,但是中長期對行業的影響有限。主要的影響存在于上半年,復工日期是最大的可變因素,供應鏈是最大的風險點,對實體產業最大的打擊是利潤的萎縮。

  我們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解釋我們認為影響“有限”的原因:

1、生產制造端

  “停工停產及復工延遲”造成減產損失和斷供風險

  相比 2003 年的非典,本次疫情傳染性更強但致命性更弱,為防止疫情進一步擴散,加強疫情防控,國務院將 2020 年原定為 1 月 24 ~ 1 月 30 日的春節假期延長至 2 月 2 日,部分地區延長至 2 月中下旬。全國范圍內人員流動限制和主被動隔離對于恢復生產提出了非常嚴峻的挑戰。所幸的是,農歷春節假期由于大批務工人員返鄉團聚,歷來是傳統生產制造行業的淡季,所以如果 2 月 10 日正常復工,返工只是短時間推遲,企業一季度業績風險依然可控。

  現在的考驗是:

  重疫區的企業顯然無法在 2 月 10 日順利開工,面臨的不確定性更多。

  之前返鄉的大量人員重回工作崗位,人員流動性和公共場所的人流密度增加,都再一次提升了疫情擴散的風險。

  若工廠或企業中再出現確診患者,又將面臨停工消毒以及員工隔離 2 周的措施,企業管理者面對這樣的風險必須在復工時間的定奪上極其謹慎。

  所以即便大部分企業 2 月 10 日后開始復工,到崗率只能是逐步提升,全面復工很難。對于一些自動化程度較高的行業或企業(比如半導體、面板制造),即便在過去的 2 周之內,其生產活動也都基本可以正常進行,并沒有受到疫情干擾。但那些用工人數大,自動化程度不高的行業(比如電子制造)將面臨極大的挑戰。復工潮之后,勞動密集型制造業將面臨更高的疫情不確定性。

  另外,目前除了湖北之外,浙江和廣東沿海地區的確診人數也較高,而且政府的管控措施非常嚴格。很多城市在完全切斷了運輸的同時再次推遲了復工日期,這兩個省的制造業集群相對湖北更大。勞動密集的同時,制造業出口的占比也相當高。雖然現在還不能判斷影響會發酵到什么程度,但是這一潛在風險可能造成更大損失,并對全球供應鏈造成更大的影響。

2、供應鏈

  物料的中斷或受阻會對原料供應和產品庫存造成直接影響

  供應鏈的影響體現在兩方面,其一是供給層面,比如原材料和零部件的短缺。當前主要是區域管制下對于核心零部件運輸以及人員復工推遲帶來的風險。由于交通運輸限制,整個原料段供應不暢,不僅國產的原料運輸受影響,從國外進口商品的通關速度和進口量也有明顯的放緩趨勢。這會造成供應緊張,接著引起原材料價格的上漲。比如目前鋼廠的產品庫存就非常高,這是因為物流的中斷,導致鋼材從鋼廠運往倉庫的環節受阻,同時原料也出現了緊張的局面。因為節前雖然有做原料的備貨,但是普遍的備貨周期在十五天到二十天左右。那么經過了十天以上的停擺,原料無法補充進來的話,就會出現這樣緊張的局面。其二是需求層面,下游需求減弱,使得中游上游生產型企業存在庫存積壓的風險。而高庫存量可能導致企業被動性減產。

  短期內,隨著物流的逐步恢復以及人員的復工,壓力將會逐漸緩解。當前,短期區域性的風險更多集中在汽車、電子等部分行業,另外化工的一些子行業可能也有壓力。整體上,各行業的供應鏈壓力目前尚在可控范圍內。但無論如何,供應鏈的這兩方面影響將使得制造業企業的利潤在兩頭受到擠壓。

3、需求端

  個人消費需求端的影響大于投資類商品的需求

  個人消費品方面的需求,春節原本是一個旺季。然后由于全面隔離,春節期間的節日消費完全成為真空期,這部分需求很難從日后的回升中找回來。另一方面,受疫情影響,個人的收入預期下降,消費也會放緩。比如就目前看來,疫情必然會影響到主要品牌 5G 手機發布和上架的節奏,繼而影響整個手機產業鏈。原本就慘淡的車市更是雪上加霜,各類線下營銷活動取消,居民的節后購車計劃也放緩。

  投資類產品的需求相對來說更穩定。第一季度因為春節的關系,通常是需求淡季。一旦人員回來復工,配上國家政策跟經濟政策,商品需求能反彈有較好表現,暫時只是時間錯配。

4、武漢/湖北(重疫區)對制造業的影響

  湖北是此次疫情的重災區(約占確診人數的 70%),武漢又是疫情中心城市,所以這個地區的制造企業因為疫情受到的沖擊最為直接和嚴重。更為嚴格的交通及人員流動管控措施以及春節后復工時間和招工情況的不確定性都會放大對當地制造業的影響,并波及相關產品和行業的上下游。此外,湖北以及接壤的湖南和河南是制造業的勞動力輸出大省,本次疫情造成的停工時間相當長,復工后的勞動力短缺以及勞動成本上升可能會對很多民營企業造成巨大的現金流沖擊。

  根據 2018 年的統計,湖北制造業整體規模約占全國的 4%,而武漢、宜昌、十堰是全省制造業實力排名前三的城市。從制造業的規模來看,遠不如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因此對整個中國制造業的影響有限,影響將集中在該地區的幾大支柱產業,包括汽車、面板、半導體(存儲器)等。到目前為止,受影響最大并且承受風險最高的是汽車行業。

  湖北是中國四大汽車生產基地之一,2019 年湖北省生產汽車 224 萬臺,占全國 8.8%。武漢,則是中國四大乘用車基地之一,除東風汽車集團扎根于此外,還匯集了日本、美國、法國、英國以及自主品牌五大車系,另有偉巴斯特、博世、法雷奧、采埃孚等世界汽車零部件前 20 強中的一半落戶于此。武漢封城后,不少車企都啟動了應急措施,包括撤離員工及其家屬,隔離觀察,取消武漢往來行程等。武漢/湖北等部分地區的汽車生產產業鏈暫時停止,復工時間也會進一步推遲,短期內部分國內汽車乃至全球汽車供應鏈都將受到沖擊,部分市場和車企產品將出現零部件斷供現象,這也會導致新品研發、測試認證、生產以及產品上市的延期。

  除了汽車,武漢也是下列幾個產業的重要基地:

  光電子信息產業: 武漢光纖光纜的生產規模占全球首位,占國內市場的 2/3、國際市場的 1/4;光電器件約占國內市場份額的 60%。一方面光纖光纜生產企業相對較高的自動化生產水平將有助于加快公司復工復產進程;另一方面對于光模塊產品而言, 雖然 2020 是 5G 網絡建設大年,但由于網絡構建還沒有進入大規模建設階段,疫情對 5G 網絡建設影響有限,企業延期復工復產所造成的影響可能是將部分訂單轉單。

  面板。在武漢,包括京東方、TCL(華星光電)以及深圳天馬在內的面板企業都布局了數百億的投資。由于擁有較多的自動化設備,這些企業基本能保證包括武漢廠在內的各地工廠的正常生產經營,保障產線運行免受疫情影響。但是 LCD 模組廠需要一定的勞動力,另外由于物流和海關的影響,還涉及到材料短缺以及成本增加的問題。可能會對下游的消費電子產業造成一定影響。

  存儲半導體: 包括三大晶圓廠:長江存儲、武漢新芯、武漢弘芯。其中前兩家封城后借由特殊申報的管道程序,使得芯片正常出貨,經營正常。而武漢弘芯原計劃第一第二季度的設備入場,可能因為疫情略微推遲進度。但由于自動化程度較高,這些企業基本都能夠保證正常的生產經營,受到的影響較小。

5、貿易影響

  新冠肺炎在被世衛組織(WHO)認定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后,部分海外國家在人員流動方面對中國做出了嚴格限制措施,很多海外航空公司暫停飛往中國航班,但截至目前還未涉及貨物貿易層面的限制。若疫情在 2 月被有效控制,那么疫區認定大概率將集中在湖北省,對貿易影響將相對有限。若疫情延續,則廣東、浙江等貿易大省均有可能成為疫區,而疫區范圍的擴大將因為貿易限制對國內出口帶來直接影響。

  在依然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的情況下做預測沒有太多參考價值,我們只能根據疫情持續時間的長短對于中國制造業產出的長期趨勢給出樂觀、中性及悲觀的三種判斷。主要的差別集中在短期(2020 ~ 2021)的影響,長期的方向基本一致。中國制造業長期向好的驅動力依然存在,不會受到疫情的干擾。

  樂觀:2 月底基本完全復工 - 對一季度機械設備制造的整體影響小于 0.5%,對工業增加值的影響小于 1%;

  中性:4 月初基本完全復工,小部分地區疫情依然處于膠著狀態,部分勞動密集型企業依然實施一定管控 - 對一季度和二季度機械設備制造的影響為 0.5% ~ 1%,對工業增加值的影響小于 1% ~ 2%;

  悲觀:疫情繼續擴散,4 月份相當部分制造型企業無法復工 - 對機械設備制造的影響大于 1%,對工業增加值的影響大于 2%;

  另外,我們基于中性預測的數字,還大致歸納了主要制造業行業受此次疫情影響的程度(參見上圖)。根據交通運輸管制措施,當前管控最為嚴重的四個省份管制程度從嚴到松依次為湖北、浙江、河南、廣東。

  從工業增加值角度出發,湖北省的汽車制造,化工制造,鐵路、船舶制造、金屬制品占增加值權重較高。廣東省的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汽車制造占比較高。浙江省的電氣機械及器材制造、化工制造、紡織業、通用設備、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占比較高。而河南省是主要的勞動輸出省份,省內的第一產業比重較大。

  這個春節長假對整個中國來說,是一個按下了暫停鍵的特殊的 2 周。對于中國經濟和制造業的影響,無法在這短短的 2 周后通過數字反映出來;后續的走向也完全取決于疫情的控制效果。在接下去幾周的時間內,隨著正常生活秩序的逐步展開,我們可以觀察到不同區域不同行業的恢復狀態,也可以對中國 2020 制造業的前景有一個更清晰更細致的預測。我們將針對包括汽車、物流、工程機械、電子在內的相關重點行業進行分析,并探討對產業造成的影響和可能的應對策略。

(文章來源于Interact Analysis ,作者Jan Zhang)

標簽:中國制造業 疫情我要反饋
最新視頻
成功時刻系列 | 當工業與音樂交織,會奏出怎樣的美妙樂章   
中國中車形象宣傳片   
MIR自主移動機器人
福祿克
ABB電氣帶你“云”看展
禹衡光學
專題報道
2020第二屆中國智能展覽會
2020第二屆中國智能展覽會 2020年4月16日,由智能網聯合國際工業自動化、造車網共同打造的“線上云展”——2020第二屆中國智能展覽會正式上線。本季展會為期10天,繼續圍繞“智能領跑,無限未來”的主題打造七大虛擬展廳,以強大的科技核心本源為參展商、投資商與展會觀眾之間筑建持續暢通的信息橋梁,助力中國制造業新的增長。
企業通訊
ABB電氣云學堂第十季 Attention!您的電氣系統可能面臨安全風險
ABB電氣云學堂第十季 Attention!您的電氣系統可能面臨安全風險

本季云學堂,講師將圍繞“用電安全”這一重要主題,集中呈現ABB在電氣安全領域的多個解決方案。通過全面的技術及應用指導,帶

2020第二屆中國智能展覽會
2020第二屆中國智能展覽會

2020年4月16日,由智能網聯合國際工業自動化、造車網共同打造的“線上云展”——2020第二屆中國智能展覽會正式上線。

在線會議

社區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